我宁愿你已经故去--拯救黑熊20周年纪念 

亲爱的虹(广东话:熊的意思):

我宁愿你已经故去。

那是一个美丽的春日,阳光明媚。我走进那间地下室。你,还有31位你的同伴们承受着地狱般的煎熬。

那是一个美丽的春日,阳光明媚。我走进那间地下室。你,还有31位你的同伴们承受着地狱般的煎熬。

那间地下室黑暗、肮脏,充斥着粪便和脓血的腥臭。昏暗的光线下,你们在像棺材一样的笼子里胆怯地张望着。走近你们这些庞然大物,我的心里满是恐惧。待那恐惧褪去,我的内心又因你们所遭受的折磨而深深地刺痛。

走在那地下室里,我的双眼看到了那么多对你们身体和心灵的伤害。长长的金属管子从你们肚子上血淋淋的、流着脓血的伤口中支楞出来,你们瘦骨如柴的身体上满是各种伤疤。那些养熊人对你们做了什么?他们是怎么想的,难道为了抽取你们的胆汁,就可以给你们造成这么大的痛苦?

然后,我就看到你。确切地讲,我首先感觉到的,是你的触摸。你从笼子中伸出你的掌,轻触了我的肩膀。那瞬间的惊吓很快被悲伤所替代,因为我看到了你恳求的、褐色的眼睛。你胸前美丽的柠黄色新月形毛发,护佑着一颗经年承受折磨的心脏,与那丑陋的地下室形成鲜明的反差。

我鲁莽地伸出手,碰到你伸过来的掌 - 我感受到了你温柔、敏感的一握。我们就那么握着,痛苦的交流发生在两个物种之间。

20年前的今天,我称你为虹(粤语中的“熊”),从此你有了名字,有了尊重。我对你郑重地承诺,即使我救不了你,我也要救那些和你一样受苦的熊。

离开那个可怕的地方,我心里知道,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直到今天,我头一次听到的从熊嘴里发出的“嘚嘚”声仍然萦绕在我心里,那是熊在紧张和恐惧时发出的声音。今天,在我们走访熊场,或者救护了黑熊的时候,我们仍然能听到这样紧张的声音。我们无法要求他们能够分辨我们和那些给他们造成痛苦的养熊人啊。



自1993年4月17日之后,我们经历了无数的崎岖和坎坷。我先是在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担任顾问工作。1998年,为了救助黑熊,我们成立了亚洲动物基金。成立亚洲动物基金,是为了让那些在亚洲生活和工作的人们,从当地人的视角,来更好地了解和实施救助黑熊的计划。

一位中国的政府官员告诉我们,应该在中国国内“发起讨论”。我们于是组建了一个团队,聚集了一群有着共同的热情和专业水平的人来代表受苦的黑熊,与当地的政府部门以及社区一起致力于淘汰养熊业。

在我心目中,我们今天的团队是世界上最好的团队。这是由遍布世界各地的亚洲动物基金工作人员、志愿者和支持者组成的团结、专注的团队。在这个团队中,还有居住在我们位于中国和越南的救护中心里那近四百只黑熊。

我们的救护中心是那些遭受了多年折磨的黑熊最安全的家。两个救护中心共有250名本地以及国外的工作人员。我们还从事面向全国的宣传教育项目。我们重要的兽医科学研究为我们提供了大量证据,证明了活熊取胆对濒危黑熊的动物福利及物种保护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今天,活熊取胆在中国已经成了一个“话题” - 二十个省市自治区已经宣称不再允许活熊取胆的存在。去年,“活熊取胆”名列中国网上十大话题之一。一位来自上海的支持者打电话给我,他说:“Jill,你该朝后退一点。现在,这是我们中国人的战斗了。”

今天,中国和越南的人们心存希望。不少组织和个人已经站出来挑战这一残忍的行业。特别是在中国,那些养熊业者和宣称养熊业合规、人道的人遭到了无数的抨击。在我们救护中心的黑熊墓地里,躺着130只有名字的、受尊重的黑熊。他们是真相的使者,他们有力地驳斥了那些宣称这充斥着丑陋和虐待的产业仍存人道的荒谬论点。



正如我们所料,那些养熊业者选择了反击。在过去的数月里,我们见证了威胁、对我们网站的攻击、对我们声誉的抹黑,等等等等。可我们还见证了那些善良的、有操守的中国人,他们毫无保留地憎恨这个令人感到耻辱的行业。

上个周末,我和我们的教育团队参加了北京的“爱熊周”活动。遍布全国各地的学校纷纷组织起来,每个学校都打出了“我爱月熊”的口号。师生们还在操场上摆出熊的字样,以表达他们对熊的感情。

我们创立的旨在与中医界合作的“治疗无伤害”项目一直在呼吁人们使用熊胆的替代品。在中国,数以千计的医生以及超过40家药店都明确表示不使用、不售卖熊胆。十余年来一直支持亚洲动物基金的著名中医刘正才教授说:不少熊自己都得了癌症,我们怎么能用它们的熊胆呢? 



在亚洲,活熊取胆正在迅速成为一个被人们厌恶和不能接受的产业。我们还在努力在中国和越南彻底终止养熊业。人和熊的福祉并重,这一工作策略是唯一能够获得成功的策略。

今年,我们在越南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胜利。越南总理否决了针对我们救护中心的搬迁令。有关的建设不日将重新展开,以便我们可以接纳200只黑熊。越南养熊业的黑熊数量已经从4000只减少到今天的2400只。在我们以及其他公益组织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对在这个国家彻底终止活熊取胆感到乐观。

今天,当我再次想起你,虹,我要对你说声谢谢,谢谢你在二十年前开启了拯救黑熊的梦想。多年来,先后有数百只黑熊在帮助我们去实现这个梦想。本周我们还救助了雾雾和雨雨两只小熊。他们的母亲被杀害了,我们正在努力鼓励他们忘记过去的痛苦和伤害。这个梦想帮助嘉士伯、奥利佛,还有很多他们的伙伴们住进我们的救护中心,在春日阳光下的草坪上自信地漫步。他们知道,他们再没什么好怕的了。



对不起,虹,我要说我希望你已经故去。死亡是远离痛苦和折磨的宁静的天堂。我只是不忍想到,你至今还在那里受罪。

安息吧,不要忘记我们给所有取胆熊所写的诗句,让我们等待他们的自由。

“请照看他们,给他们希望的承诺,告诉他们不要着急,带着月亮的图案,自由的信念牢固不破。”
我的承诺,现在也是亚洲动物基金所有同仁的承诺,至今还与1993年前的今天一样真挚和专注:终止动物虐待。



  Teile diesen Artikel mit deinen Freunden
请捐助救援狗只行动


卢森堡的学生用创意市集向月熊献爱心 
来自卢森堡的朋友丹妮诗,数年都保持热情为保护月熊献出她的支持。就像世界上其他支持我们的朋友一样,因为被我们最近救熊的故事所感动,丹妮诗决定要号召自己的学生来为月熊献爱心。这些学生来自卢森堡的罗伯特舒曼学校,他们将以创意市集的形式来为月熊献爱心。以下内容由我们在德国的总监克里斯塔撰写:
“每次看到我们的支持者为黑熊所做的一切,我都感到无比快乐,尤其是当看到年轻的孩子们也对动物虐待予以关注。2月22日,来自卢森堡罗伯特舒曼的学生向我们的支持者丹妮诗.基尔肯递交了一张面值1,100欧元的支票。让我们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去年年末,丹妮诗在701、702、705这三个班级上为学生播放了关于我们的工作的DVD,并 向他们讲述中国的黑熊正在经历的磨难。学生们十分受震撼,他们立即决定要采取行动尽自己的努力为黑熊提供帮助。
在老师们的指导下,这些学生自己烘焙了熊饼干,手工缝制了熊玩偶,圣诞节的时候,他们在学校里摆起了创意市集,展开了义卖活动。除此之外,他们还在学校里联合举办了跟月熊和亚洲动物基金相关的图片展。








此次活动筹得1,100欧元,他们将这比款项全部捐献给了亚洲动物基金,希望这些钱能够用来为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的月熊们提供医疗护理和玩具。




非常感谢701、702和705班级的同学们,谢谢你们的创意创意市集!想给可爱的你们一个大大的熊抱。
谢谢所有在拯救黑熊这条道路上支持着、陪伴着我们的朋友们,我们一定会一起看到活熊取胆被终止的那一天。”

  Teile diesen Artikel mit deinen Freunden
请捐助救援狗只行动


农历新年的问候 
最近我们和英国演员彼得.伊根随狗医生团队到成都的西蜀瑞苑小区探访了孤寡老人。彼得.伊根此次来访是为探望我们新拯救回的六头取胆熊,尤其是那头以他的名字命名为彼得的熊,随后他也加入我们一同在中国新年来临之际去探访社区里的孤寡老人。




和三位狗医生会面之后,我们探访的第一位老人雷大爷已经78岁高龄,他精神矍铄,十分逗趣,独自居住在一个狭小的公寓里。


雷大爷十分喜欢中国剪纸,所以在拥抱了狗医生和它们玩了一会儿之后,他邀请我们到楼下大厅里教我们如何用剪纸剪出中国的“春”字和“春节快乐”。



彼得最先完成了他的作品,虽然我们初次剪纸,都显得笨手笨脚的,但是雷大爷还是十分礼貌的夸奖了我们的好学和努力。还有一位社区里的居民用嘹亮的声音为彼得唱了一段中国京剧,彼得听得兴致高昂。在探访雷大爷时,我们注意到他家里只有木凳子,没有沙发,我们都觉得他需要更加舒服的沙发,这样当他在看电视的时候才可以得到更好的放松和休息。于是我们悄悄策划了一个惊喜。
回到救护中心后, 我号召所有的员工献出自己的爱心为雷大爷募捐一笔钱为他买一个舒适的沙发椅。猫狗福利部的同事邓轶丹、付靥和张姝一起去为雷大爷挑选了一张十分舒适的沙发椅,这把椅子还有一个可以放脚的踏板。我们赶在新年将这把椅子送到了雷大爷的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新年惊喜。好在我们的狗医生志愿者和中心的一位员工知道懂得组装家具,所以很快,雷大爷就坐上了这把舒适的椅子。



雷大爷满意地试了试他的新椅子,不过我们觉得他还需要一些东西使他更加舒适。所以现在邓轶丹和她的团队又为雷大爷买来舒适的靠垫和毯子,这样他在春节就可以温暖舒适的度过了。



谢谢成都所有善良的员工,为这位和蔼可亲的老绅士带来这样一个特别的惊喜。感谢雷大爷的热情好客与友善,他让我们又了解到中国生活有趣的另一面。


这是雷大爷送给我们的剪纸作品,上面写着:祝贺新春,福寿禄喜,万事如意。也祝全体亚洲动物基金的员工农历新年快乐。




  Teile diesen Artikel mit deinen Freunden
请捐助救援狗只行动


勇敢的棕熊奥利弗从手术中康复 
棕熊奥利弗正躺在手术台上轻轻的入睡,我们听着兽医莫妮卡对着镜头讲述这次手术犹如在听着最高级别的恐怖电影。

莫妮卡的话久久回荡在我脑中无法抹去,她描述着奥利弗畸形的身体:关节炎、身体有行动障碍,它那僵硬的四肢永远都无法像一头正常的熊一样伸展开。奥利弗的肺和心脏由于在养熊场穿了十几年的铁马甲而无法正常的运作,它的牙齿腐坏,现在又有一只眼睛因晶状体脱落而失明并引发疼痛。

从2010年4月奥利弗被拯救回中心后,过去三年我们一直尽最大努力为奥利弗修复它的身体,但是现在,我们不得不移除它那只无法再被医治的眼睛,以确保它还能够在救护中心继续享受平静余生。

像往常一样,我们专业的兽医团队成功实施了手术,很快奥利弗就重新在一个更加舒适的世界中苏醒。



请点击网站链接来观看现在的奥利弗吧。亲爱的奥利弗,希望今后的每一个春天里,都有你享受生活的身影。


  Teile diesen Artikel mit deinen Freunden
请捐助救援狗只行动


新年的喜讯以及六位新朋友的到来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2013年一月,这个月发生了许多难忘的事情,也为2013年开了个好头。
新年刚过,我们的中国区外部事务总监张小海就告诉我:准备迎接六头新的取胆熊吧!
不久前,四川省林业厅的检查员发现一家违规养熊场并决定将其关闭,养熊场内的黑熊将被没收并送往我们的救护中心由我们照顾。
来自越南的喜讯
张小海来电后不久,我们越南办公室的总监Tuan发来喜讯:我们在越南的救熊行动将可以继续顺利进行。










六头取胆熊在中国被拯救

一月九日,星期三,这六头取胆熊被送往我们在成都的黑熊救护中心。而它们的到来也向我们展示了活熊取胆这一产业的真实面目。


虽然黑熊三叶草没有在卡车的最前面,但是打开车门后我们还是一眼就注意到了它。它的毛发毫无光泽,养熊场内取胆的痛苦使它用脸摩擦铁笼自残,因此它的脸部留下了大面积的疤痕。面对陌生的环境,三叶草十分恐惧,它害怕得像一只蝙蝠一样悬挂在笼子上,不敢着地。那天晚上当兽医团队在给其他的熊做体检并安顿它们时,三叶草在笼中颤抖着、哀鸣着。它怎么会知道在这几个小时里,我们的出现意味着帮助而不是伤害呢?
三天后,三叶草以全新的面貌出现了。在给三叶草体检时,我们剃掉了它脸上毫无光泽的毛发,好让它重新长出属于月亮熊的漂亮毛发。当它在康复笼中的稻草堆中苏醒,第一次缓缓的伸展自己的身体时,它的眼中流出泪水,它将肢体伸展得再多一点,再多一点… …最后它终于意识到现在自己已经处于一个完全不同的舒服环境之中,它的肢体将不再受到束缚。 从那以后,三叶草对我们越来越信任,它开始大胆品味新鲜的食物,还开始玩玩具。最后我们将致使它疼痛并会致癌的胆囊从它体中移除。



每头熊刚到来时的情况都差不多—饥饿,恐惧。刚到达的它们都极度饥饿,但是因为恐惧,它们会在迅速的咬一口我们递上的食物后,迅速将身体向后缩回。它们在笼子里来回紧张的转圈,还因恐惧而发出暴躁的吼声。

两英尺高的铁笼

黑熊彼得住在一个小得无法转身的笼子里,这是我们至今为止见过的最小的铁笼---大概三英尺长,1英尺8英寸宽,只有2英尺高。而彼得是这六头熊中体积第二庞大的,所以难以想象它在笼中的这些年中几乎没有移动过身体。


在彼得被麻醉后,我们将它从从锈迹斑斑的铁笼中抬出。大家都觉得如果它还能够移动肢体的话那可真是个奇迹,但就像以往一样,熊熊总是用它们的坚强与毅力让我们看到奇迹。


一开始,彼得花了很大力气来缓缓伸展开自己颤抖的后肢,显然它并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自己的肢体。 它非常紧张,一点小的动静都会让它害怕得跳起来,它恐惧又焦虑地对着我们吼叫,一直到意识到我们不会伤害它才停止。
坚强的彼得一直在坚持练习,最后它成功了。站立起来的彼得十分高大,好奇地注视着周围的环境与我们。彼得是一头非常帅气的熊,它喜欢它的食物,还喜欢玩稻草和自己的竹筒玩具。

名人的支持

亚洲动物基金英国爱心大使彼得.伊根特意从英国飞行12,000英里来到中国探望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黑熊彼得。
在彼得短暂停留的几天中,他与我们整个团队的人会面,探望黑熊朋友,了解活熊取胆这一产业。彼得非常感性,在我们面前毫不掩饰他的情感,几度因感动而落泪。我们希望他很快能够再次来到这里。





而就在彼得来访前,中国知名艺人孙俪小姐也来访我们的救护中心探望黑熊。在兽医饲养经理妮可和公关教育部经理邬小红的带领下,孙俪参观了隔离区,探访新救回的黑熊。孙俪还为她认养的黑熊取名为萱萱。


孙俪回到上海之后,立即在微博上分享了她此次访问的经历,这条微博被转发了14,000次。谢谢孙俪对我们的帮助与支持。


令人震惊的伤害

现在,黑熊彼得和其他的五头雌性黑熊—三叶草、罗汉、萱萱、托比和凯蒂都已经接受手术摘除了胆囊,现在正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之下康复。
黑熊罗汉的胆囊非常可怕—它的胆囊比正常胆囊大三倍,发炎,胆囊壁很厚并且会导致常人难以想象的疼痛。
这已经足够使人震惊了,但是几天后当我们看到黑熊托比的胆囊时,我们才真正的被震惊。托比的胆囊是正常胆囊的十倍大小,它的胆囊呈西瓜形状,其中包含着两公升的脓汁。没有人知道它之前到底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我们给其中一头黑熊取昵称为托比,是根据我们的中国区外部事物总监张托比(张小海)的英文名来命名的(对不起啦张小海,之前我本来以为这头熊是男生)。真的很感谢张小海近十年来为“拯救黑熊计划”所付出的努力,是他一次次为我们带来转机。



黑熊彼得本周接受了胆囊摘除手术,它的胆囊是我们所见过的最小的胆囊,只有正常胆囊的四分之一大小,看起来只像是胆囊管而非胆囊。兽医乔安娜和珍妮弗正在试图搞清楚彼得消失的胆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排除彼得的胆囊被养熊场主卖掉的可能。


手术后的康复

星期四我们为黑熊凯蒂做了手术,它是最后一头接受手术的熊。可怜的凯蒂胆囊壁严重增厚并且带有感染,胆囊内呈腐烂状。如果凯蒂继续在养熊场内被取胆的话,这些不卫生的胆汁将继续流向熊胆品市场。
情况依然没有改变,无管引流只是一个赤裸裸的谎言,黑熊们依然受到巨大伤害并将会慢性的死于这样的酷刑。
被救回的熊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下在救护中心快乐的生活了几年之后,最后大多都死于癌症、腹膜炎或者它们四肢或脊椎的硬化。这些都是对无管引流这一巨大谎言的揭露证实。


感谢

最后要感谢参与到此次救熊行动的所有人员,谢谢你们的辛勤劳动,也谢谢你们的共同见证。感谢全世界所有的支持者们,因为你们,使我们有信心走得更远。

  Teile diesen Artikel mit deinen Freunden
请捐助救援狗只行动



上一页 下一页